dota2鸭脖电竞 · 2021年9月11日 0

第二十八章:放逐

周边环形座椅上的王族、权贵们,都察觉到情况不简单,尤其是在小国王、古拉公爵,以及大祭司选择站在苏晓这边后。

议桌对面,黑玫瑰过了最初的疑惑与诧异后,她的目光先是集中在大祭司身上,大祭司转变立场,让黑玫瑰想到,灭法这次是最先对付辉光之神,现阶段应该已将辉光之神格杀。

昨天的传闻,就让黑玫瑰很警惕这方面,但在今天,这传闻不攻自破,她原本的计划是,今早的议会结束后,就去神域确认情况,眼下,黑玫瑰感觉已经没必要确认了。

在她看来,昨天的传闻,是因为辉光之神已被灭法所斩杀,只不过消息被大祭司以及几名晨曦神教高层隐瞒,今早晨曦神教稳定下来,只会有一种原因,新的辉光之神出现。

衡量完大祭司的情况,黑玫瑰看向小国王,但只是扫了眼,就不再去看这充数的。

转而,黑玫瑰看向古拉公爵,她其实最不理解古拉公爵会背叛她,双方的利益捆绑在一起,外加想到今早古拉公爵那种不太协调的感觉,一种猜想已在黑玫瑰心中浮现,就是古拉公爵已被暗杀,准确的说,是被倒戈向敌方的大祭司所暗杀,否则以古拉公爵的手段,不会如此悄无声息的就死掉。

黑玫瑰的估测是,灭法先派出了一股实力够强的小队,乘坐列车向圣兰王国赶来,以此迷惑她的视线,之后灭法本人悄然抵达圣兰王国,并进入神域格杀辉光之神。

辉光之神一死,晨曦神教的崩溃,只是时间问题,想到大祭司多年来得罪的众多仇敌,即将逃命的大祭司很好拉拢,只要拉拢大祭司,暗杀掉古拉公爵的概率很高,做成这两件事后,小国王只需稍加拉拢,就会选择拼死一搏。

“被他们误导了,在我的印象中,灭法虽然既强大,又智慧,但那几名灭法,都是能动手,就懒得动脑子,久而久之,给了我留下固定印象。”

后面的巴哈展开精神攻击,黑玫瑰的神色如常,只不过看巴哈的目光,仿佛在看今晚的食材。

“你是我见过,唯一喜欢和敌人废话的灭法,尤其还和敌人的分身废话这么久。”

黑玫瑰的身形变得半透明了瞬间,一直凭借这足矣以假乱真的分身露面,很符合黑玫瑰的行事风格。

苏晓话音刚落,一根根黑色触须从黑玫瑰所在座椅周边刺破地面,缠束在她的双臂上。

黑玫瑰的话说到一半,面色骤变,因为她发现,她本体与这分身的联系更加紧密,以她的经验当即判断出,这是敌人利用她化身的位置,追踪她的本体。

得到凯撒的确定,一根血枪在苏晓身旁出现,在空气中刺出层层气爆后,将对面的黑玫瑰分身,钉在座椅上,鲜血四溅。

黑玫瑰分身脸上溅了星星点点的血迹,这就是她分身的高明之处,这是一具能承载她部分精神力的血肉之躯。

对于黑玫瑰以分身到场,苏晓早有预料,否则不会委托凯撒,提前布设追踪术式,准确的说,在得知王国议厅的所有禁军,都是由古拉公爵的亲侄子调遣时,苏晓就猜到这种结果。

黑玫瑰能以一具分身,近乎掌控整个圣兰王国,其心思之缜密,必然不会以本体,来到一处围满禁军的建筑内,除非这些禁军都是由她掌控。

来圣兰王国前,苏晓就在考虑一个问题,首先,从黑玫瑰所做的一切,代表此人并非无理智者,与之相反,这是个心思缜密,野心极大的人。

有了这基础,苏晓开始推断对方的目的,明面上来看,黑玫瑰的目的,似乎是掌控整个圣兰王国。

如果黑玫瑰是本世界的原住民,那么出生在圣兰王国的黑玫瑰,最终目的是掌控这个王国,这说得通。

问题是,黑玫瑰来自虚空,曾是灭法阵营的一员,还参与过灭法与施法的巅峰之战,试想一下,这样的人,其眼界,真的会局限在掌控一个原生世界的王国?

而且还不是联盟与北境帝国这种,是圣兰王国这内部一片混乱的王国,这让人难以理解。

一个人的见识、能力、野心,决定其所能达到的上限,而黑玫瑰的上限,绝不是掌控圣兰王国这么简单。

如此想来的话,就只剩两种可能,黑玫瑰极度痴迷于享乐,再或是,她身居圣兰王国,是为了自身的强大。

一个参与过巅峰之战的人,自然是更倾向后者,或者说,她比大部分人都渴望成为「绝强者」,也有更明确的方式,向这一步迈进。

如此想来,就要重新推测黑玫瑰的目的,或者说,圣兰王国内,有什么东西,是可以让黑玫瑰达成这一步的,资源?不太可能,倾尽联盟的资源,还有可能让黑玫瑰向这一步迈进,还只是有可能而已。

那么就要考虑一些比较难以注意到的东西,比如,这饱受神灵摄取,王族压迫,权贵剥削的王国,会出现多少厄难?如果能吸收这些厄难,这将是一股难以想象的力量。

辉光之神以信徒的苦难催生出更多信仰之力,如此一来,圣兰王国就两种东西最多,1.信仰之力、2.厄难,信仰之力归辉光之神所有,厄运归黑玫瑰所有,两方的目的一致,就是成为「绝强者」。

这也是为何,圣兰王国的王族、权贵们,就像不知道这样下去,会有怎样的结果般,他们并非不知道,而是不敢阻止,这会触怒神灵与女王。

黑玫瑰吸收厄难的方式,就在王都内,这也是为何,近乎整个圣兰王国都在苦难中,天灾不断、兽族侵袭,唯有王都一片祥和,因为这里不会存留厄难,全被黑玫瑰的手段所摄取。

伪装成古拉公爵的白金主教开口,听闻此言,议厅内的王族权贵们都匆匆离开,他们之所以愿意听命于黑玫瑰,既是因为对方势大,也是因为有把柄在对方手中。

眼下大祭司、古拉公爵、小国王同时站出来,外加黑玫瑰手下的势力,早已不像多年前那般稳固,经历此事后,那隐藏在黑暗中的隐秘势力,竟开始自行分崩离析。

这也是理所当然的,有时「个体强大」与「势力稳定」很难共存,决定追求个体强大后,就要开始集中资源,壮大自身,久而久之,手下的人,分不到以前那般丰厚的利益,难免开始存异心。

从黑玫瑰的表现来看,她很可能已经强大到,不需要麾下的势力了,如若她真的晋升到「绝强者」,那只要给她一年,乃至半年的时间,她就能组建出远强于之前的势力。

想到这点,苏晓终于弄清,为何擅长权谋的黑玫瑰,其凝聚起来的势力一碰就碎,原来对方只是用这势力进行过渡,最终目标是成为「绝强者」的话,这才符合黑玫瑰的眼界。

仔细想来,黑玫瑰到本世界的目的,或许早就是如此,乃至于,在联盟与北境帝国开战的时代,黑玫瑰就开始收集厄难。

如若真是如此,那个时代,才是黑玫瑰收集厄难的主要时期,后续掌控圣兰王国,更像是填补剩余的少量空缺。

小国王有些不理解当前的情况,他身边都是黑玫瑰安插的人,情报方面近乎一片空白。

啪的一声,原本连接着苏晓与先古面具的几根不可见丝线,全部断开,这让先古面具逐渐隐没,最终消失在苏晓的感知内,双方就此分别。

苏晓看了眼先古面具消失的位置,继续带着先古面具,已不明智,以眼下的方式分别,是最佳的结局,不过他有种感觉,这只是暂时的分别,之后还会见面。

晶体层在地面蔓延,构成阵图形状,苏晓单手按在阵图的中心,轰的一声,空间传送炸响,阿姆现身,轰然砸落在地。

阿姆不是自己来的,它还搂着名全身黑甲的暗杀者,只见阿姆双手抓住黑甲暗杀者的头颈,咔崩一声将其头颅拧到180°翻转。

斧刃轻鸣,阿姆从自己后腰处,扯出劈入血肉中的龙心斧,近20公分深,都斩断骨骼的伤口,以肉眼可见的速度自愈,阿姆把龙心斧挂在背后,就如同受伤的不是它,区区致命伤,一两分钟就能自愈。

大祭司开口,这老家伙显然是准备暂时苟起来,所谓清理黑玫瑰势力的残余,眼下那势力近乎瓦解,是否清理残余,已不重要。

苏晓没说话,带着布布汪、阿姆、巴哈向议厅外走去,原本他也没打算让这老神棍出多少力,只要在此事上,晨曦神教不站在对面,就无需理会这边。

看着要走出议厅的苏晓,大祭司开口,闻言,苏晓停下脚步,见此,大祭司的心跳陡然慢了半拍,他此生中,从未如此忌惮过一个人。

苏晓目光灼灼的看着大祭司,但凡大祭司回答中有半个不字,他今天就得血溅当场。

听到苏晓此言,大祭司懵了,古拉公爵死后,王族那边一盘散沙,外加眼下的局面,谁接管这边,谁就能从中捞一大笔好处,这天上突然掉的馅饼,砸的大祭司有点无措。

大祭司当然愿意看到天上掉馅饼,问题是,这大馅饼上坐个凯撒,就是另一种概念,这已经不是能不能赚到的问题,而是会不会偷鸡不成蚀把米,赔一笔进去。

这让大祭司面色阴沉,他以强硬的语气说道:“白夜,这边有我就够了,其实让凯撒去……”

大祭司的话还没说完,苏晓已再次停下脚步,单手按在刀柄上,面带笑容的说道:“看来你有不同的见解?”

一张遍布血纹的契约羊皮纸浮现,契约羊皮纸上蔓延出的一根根血线,没入到大祭司的心脏与头颅内。

大祭司取出一份契约羊皮纸,这是他在之前签契约时,布置的逆向连锁契约,能以签契约的方式,连锁到契约拟定者,让其不知不觉就签订这契约。

大祭司用拇指抚过签订处,上面库库林·白夜的签订姓名逐渐模糊,变成古精灵语,翻译过来意思为:‘深渊。’

听闻凯撒此言,大祭司将手中契约羊皮纸扯到粉碎,这还不安心,将碎屑都烧掉后,他才长舒了口气。

王宫后院的石子路上,小路两侧的树木郁郁葱葱,小国王正在最前方领路,最终停步在一座石碑前,他单手按上去,一处通往地下的通道开启。

“现在那个老神棍和王后都想让我死,但只要我撑到事态平息,他们又会被迫把我托到王位上,跟着你们,我活下来的可能最大。”

“是我自己,我只是摄取到了我父亲的见闻,不是得到他的认知和意识,我父亲只是想让我好好活着,不是要借助我重新活过来。”

“这就是王宫最隐秘的地方,以前是用来祭奠先祖,后来每一任国王都被掌控,这里就荒废掉。”

小国王好奇的四处打量,他其实也是第一次来这里,他是继承父亲的部分记忆,才得知此地的存在。

苏晓半蹲下身,用指节敲了敲地面,之后轻按了下,地面的石板上只是出现细密裂痕,这地方还算坚固。

取出各类材料,苏晓开始在地面刻画阵图,每刻画成一个分支节点,他就取出颗灵魂晶核,将其镶嵌进去,当这直径十几米的阵图完成时,总计32颗灵魂晶核,都镶在了上面。

付出此等成本,只为布设一副阵图,是因为苏晓来本世界的时间,的确是晚了些,但这也没办法,提早半年来此,虽说能赶在黑玫瑰的计划完成前,但在半年前,苏晓的实力还无法进入本世界,况且就算进来了,以当时的实力,也是来送死。

事已成定局,眼下苏晓只有两种选择,或是回联盟,放弃继续猎杀叛徒,哪怕成为「绝强者」的黑玫瑰,现阶段也不敢轻易进入联盟境内,那可是进行超凡战争千年,才磨砺出的强大势力。

所谓「绝强者」,其实是对达到九阶巅峰实力的称呼,而实力超出九阶,则是「至强者」,这种称呼,是苏晓从幸运女神那听来,如此说来,以前苏晓把蜘蛛夫人和古老者称为「绝强者」,有些不妥,蜘蛛夫人肯定是「至强者」,而古老者,他是何种层次,就不得而知。

毋庸置疑的一点是,苏晓现在的实力,肯定不是晋升后黑玫瑰的对手,至于他如何知晓对方晋升,从对方所统领势力表现之糟糕,就能确定这点,黑玫瑰那般缜密之人,不到需要之时,不会做出那种取舍。

地上的阵图,则让这片地面变得半透明,向下看,能看到一道道黑影掠过,一只巨爪陡然探出,但被阵图阻挡,看起来,就像这巨爪裹在一层韧性极佳的薄膜内。

愤怒中带着强烈恨意的喊声传来,这声音,就像万千生灵的声音重叠、交杂在一起。

苏晓拔出阵图中心的晶体短刀,向台阶走去,他出了地下通道后,直奔王都·后区而去,也就是凯撒之前所定位的庄园。

其实已经不用凯撒定位,在黑玫瑰以分身参与议会这件事暴露后,整个王都后区,基本没多少活着的生灵,哪怕侥幸活下来,也变成灵智扭曲的怪物。

以王宫后方的一条街区为界,再继续向后,建筑一片破败,仿佛经历了千万年岁月的侵蚀,天空中黑云密布,空气中弥散着黑色尘粒,让这片区域看起来黑暗、压抑、诡谲。

苏晓停步在苦难之巢的入口处,蛛网般组织分布的地面上,有一串向外的脚印,苏晓取出一瓶溶液,将其倒在脚印上,当即发现,这脚印有剧毒,他人只需踩上去,就会身中猛毒。

避开这脚印,苏晓让白金主教暂留在出口处,以免被敌人断后,而小国王,他随意,可以跟着苏晓深入苦难之巢,也可以和白金主教一同,小国王坚定地选择了后者。

走在几米高的椭圆形通道内,苏晓刚来时就感知到,黑玫瑰应该已经不在此地了,对方完成蜕变后所发出的余波,导致了王都·后区变成这幅模样,在那之后,刚晋升完的黑玫瑰,依然选择求稳,是要等几小时后,实力稳固,再来找苏晓算账。

苏晓顺着生物组织所构成的通道,前行了几百米后,终于抵达通道的尽头,这里是一处上千平米的空间,可以看出,这是黑玫瑰生活了很久的地方,但刚到此地,苏晓就感知到,有一道微弱的气息,掩埋在前方的血肉墙壁内。

刀芒闪烁,前方的血肉墙壁化为碎片散落,一道双手被缚,满头黑色长发,有着紫色眸子的身影映入眼帘,她瘦弱到了极点,生命气息,已到了随时熄灭的程度。

似是察觉到有人到来,紫瞳女人眼中恢复了些神采,她抬头看着苏晓,先是有些诧异,转而笑了笑,呢喃道:“奇怪,梦到了从没见过面的灭法。”

刀芒一闪而逝,斩断吊束紫瞳女人双手的锁镣,苏晓顺手拿起一旁衣架上的黑紫色披风,将其抛给对方。

紫瞳女人用仅剩的力气,将带有白色玫瑰花纹的披风,裹在身上,她靠坐在床榻边,气息越发微弱。

苏晓开口,听闻此言,紫瞳女人嘴角翘起一抹优雅的弧度,笑着说道:“就在你眼前。”

紫瞳女人,不,应该是黑玫瑰笑吟吟的看着苏晓,对此,苏晓有些意外,但又感觉正常,他查看猎杀名单,上面神秘者的悬赏,依然是600盎司时空之力。

六名叛徒,欺骗者、告密者、窃夺者、神秘者、倒戈者、背叛者,其他五人的称呼,都是根据其背叛灭法的方式而来,唯独神秘者,她的称呼最特殊,含义也最让人不理解。

巴哈开口,既然真正的黑玫瑰在这,那方才见到的,以及晋升为「绝强者」的,应该是冒牌货了,只不过让人疑惑的是,对方为何要冒用黑玫瑰的身份。

“那个也是我,很多很多年前,一个很有天赋,对一切都充满好奇心的傻瓜,用先祖传承下来的危险知识,把自己逆向传送到深渊,回来时,已经被深渊侵袭到濒死,刚巧,一只带着大狗来处理深渊存余的老家伙,刚好在附近路过,没错,那傻瓜就是我了。”

黑玫瑰娓娓道来事情的真相,在因好奇心与无知,把自己传送到深渊,之后又因逆向传送阵自行启动,被拖回来的黑玫瑰,在濒死前,好运的遇到了银.月狼·希狄,以及老灭法。

只能说,当时的少女黑玫瑰是真的好运,月狼·希狄是治疗深渊侵蚀的最强治愈者之一,而老灭法,刀魔能量都吞噬的老家伙,同样擅长拔除生灵体内的深渊滋生。

问题是,黑玫瑰是直接到了「深渊」内,月狼·希狄与老灭法保住了她的命没错,但无法根除与她命源融合的深渊力量。

当时月狼·希狄给黑玫瑰两种选择,跟他们走,去灭法阵营,或是在家里生活十几年,然后在十几年后的某一天,她会因为深渊力量迸发,触发狼术式,在畸变成怪物前死去。

黑玫瑰选择了后者,多年过去,黑玫瑰在先代灭法们与月狼的培养下,成为了应对深渊侵袭的专业人士,经常和几只月狼之一结伴,去往深渊爆发之地。

怎奈,哪怕到了这种程度,黑玫瑰的命源依然在被深渊力量侵袭,她知道自己的时间不多,但她并没放弃,因为她现在所做的事,是避免让更多生灵,承受她正在承受的深渊侵袭之苦痛。

然而,她没发现的是,在过度的压制下,深渊力量让她的命源一分为二,另一个她就此诞生,一个和她气息、灵魂波动相同,乃至有着和她一样记忆、知识,但想法与性格不同的灵魂,出现了。

黑玫瑰一直以来对自己命源内深渊力量的压制,让另一个她,有着难以想象的压制力,瞬间将黑玫瑰本人的灵魂包裹压制,之后接管了身体。

就这样,‘黑玫瑰’在先代灭法与月狼们懵逼的神情中,背叛到了施法者们那边,这让瑟菲莉娅、魂大人、凛风王也都很懵逼,他们当时一度认为,‘黑玫瑰’这是拙劣的反间计,直到不久后,几名施法者们懵逼的发现,灭法阵营的黑玫瑰,居然真的背叛了,这不仅让先代灭法们更懵逼,也把施法者们秀的头皮发麻。

后来到了本世界内,叛徒·黑玫瑰想出办法,从真正的黑玫瑰体内脱离,得到全新的身体,而真正的黑玫瑰,则以将死的身躯,一直被封困到现在,这种封困让她的思维、身体细胞都停滞,但也让她续命到现在。

也正因如此,黑玫瑰既算是背叛了灭法,也不算,所以才有神秘者这个称呼,外加600盎司时空之力的悬赏,如若按照黑玫瑰巅峰时期的实力,其悬赏,最起码在1400盎司时空之力。

黑玫瑰费力的抓住苏晓的衣袖,但话还没说完,眼中的神采就暗淡下来,身体逐渐破碎成尘粒。

几滴血珠飞来,被苏晓以晶体封固住,因黑玫瑰死亡,苦难之巢失去最后的支撑,开始慢慢崩塌,黑玫瑰最终完全化为尘粒飘散。

苏晓转身向外走去,前行中,他具现出猎杀名单,以黑玫瑰的几滴血迹,抹去对方在名单上之名。

【因「猎杀名单·血契」的多倍悬赏,你将获得总价值为600盎司时空之力的悬赏金。】

【你获得时空石碎片×10(此为等价物,出售于轮回乐园可获得100盎司时空之力)。】

【你获得豁免徽章(★★★★★),此物品,为根据猎杀者的个人情况所凝聚,此物品在本次判定中,等同于400盎司时空之力的物资。】

【豁免徽章(★★★★★):(使用此徽章后,可免除魅力属性、意志力属性、幸运属性低于0点后,所带来的减益效果,-50点内)。】

这豁免徽章相当有用,苏晓虽有了负魅力·基础技能,但负魅力所导致的减益,始终是有的,或者说,负魅力在衍生出强大增益的同时,也会带有减益,只不过,他之前一直凭借【豁免徽章(★★)】,将这减益豁免掉。

眼下五星的豁免徽章,苏晓感觉已经够自己用,再怎么说,他的魅力属性,应该也不至于超过-50点,眼下他-16点,咳~,-17点的幸运属性,应该不会滑落的那般迅猛。

苏晓直接把【豁免徽章(★★★★★)】使用掉,这东西可不仅对魅力属性起效,-50点以内的幸运属性,也不会对苏晓造成影响,换句话来讲,哪怕他因敌人的能力,导致幸运属性-49点,他的运势依旧平稳,虽说能让他幸运属性-49点的人不多。

猎杀名单的悬赏是解决,可眼下的强敌并没解决,方才真正的黑玫瑰死去前,让苏晓离开这世界,这也代表,叛徒·黑玫瑰,必然是达到了九阶巅峰实力。

苏晓仰头看向一片阴霾的天空,他思索片刻,让布布汪、阿姆、巴哈先隐藏起来,他独自向王宫走去,他一个人与叛徒·黑玫瑰对战,哪怕出现最糟糕的局面,他可以用【漂游之饵】保命。

这东西是从莫蕾那弄到的保命道具,苏晓对这道具的强度,还是比较有信心的,哪怕身处九阶世界,这玩意的判定等级,依然非常之顶。

苏晓纵跃在建筑间,王都后区的剧变,导致整个王都陷入恐慌,无论是平民还是权贵,都在向王都外逃。

抵达已无人把守的王宫后院,苏晓坐在一座十几米高的石碑上,这石碑所在位置的后下方,就是他之前布设阵图的位置。

苏晓开始冥想,时间一分一秒的过去,当时间到了下午三点左右,一声炸响从远处传来,苏晓睁开双眼,看到一道身影向这边飞来。

此人身穿黑色衣裙,头发有几米长,垂落而下的同时,因高速飞行而飞散在其身后,看起来绝美中带着妖邪感。

轰的一声,叛徒·黑玫瑰陡然停下,凭空站在苏晓对面,位置约比苏晓高出几米,确切的说,此时的叛徒·黑玫瑰,已和曾经的黑玫瑰毫无关系,侦测她的资料,其名称都变成苦痛女王。

苦痛女王开口,她的黑色眼影蔓延到耳后,双眼瞳孔呈现出幽紫色,只是对视,就让人感到头晕目眩,过不了一会,就将倒地身亡,这是精神剧毒所导致。

苏晓开口,闻言,对面的苦痛女王目露怪异,她感觉,对面这灭法,是在吹嘘她?

实际上,苏晓不是在和苦痛女王说线点世界声望的世界地位,对这世界叙述这件事。

苏晓没说话,一把晶体短刀出现在他手中,看到这晶体短刀,对面的苦痛女王,差点直接戴上痛苦面具,她不仅见过这东西,多年前,她还偷走过这东西,背叛的灭法阵营,不仅如此,她还把这东西,丢进深渊侵蚀区,丢在距离死灵之书不远的地方,此物名为【封之刃】,是灭法用于开启永光世界之物,当然,它还有个作用,放逐灭世级灾祸。

苦痛女王刚抬起手,就感到躯干中心处微凉,她低头看去,不知何时,封之刃已没入她的躯干,没有痛感,没有不适,这把灭法委托传说铁匠打造的武器,不是为了杀敌,而是用于放逐,当然,也不是能放逐所有强敌,这东西仅针对一种敌人,灭世级。

这把放逐了众多灭世级族群的武器,其特性之一,就是每次放逐一个灭世级族群后,其放逐能力会更强,眼下【封之刃】的耐久度为「195/340点」,这东西每使用一次,消耗1点耐久度。

轰的一声!蓝色空间漩涡在苦痛女王背后出现,一根根蓝色锁链缠束在她身上,把她向后面的巨大空间漩涡内拖。

苦痛女王的长发插入周边的空间内,因被向后拉扯,他双手锋利的指甲,在空气中抓出一道道黑色空间裂痕,她已化为竖瞳的双眼中,满是不甘心与难以置信。

其实苦痛女王遭遇此等情况,完全是因为倒霉,她选择灾祸级这条道路前,做了两方面准备,一是偷走封之刃,以免用那禁忌秘法晋升到灭世级后,被这武器天克,二是以背叛灭法的方式,在施法者那边得到巨量资源。

为了避免外人得到封之刃,苦痛女王心一横,前往深渊蔓延区,只为丢封之刃,她想过毁掉这东西,但稍加试探,她就放弃,破坏这东西,等于打开永光世界的封印,那种情景,单是想想,就让人感到毛骨悚然。

她自己留着这东西风险太高,交给别人,等同于把弱点给了别人,而封印在一个地方,这也可能被人发现,如此想来,把封之刃丢进深渊,是最好的办法。

让苦痛女王没想到的是,她到了深渊蔓延区后,在那里居然看到了死灵之书,她索性把封之刃,丢在了死灵之书旁,转身就离开,当时她心中的想法是,这次稳了,不会有人获得这东西。

苦痛女王没想到,神父会进入深渊蔓延区,不仅唤醒死灵之书,还带走了一旁的封之刃,更让苦痛女王没想到的是,神父竟然用这封之刃,和灭法做了笔交易,最终导致,这封之刃又回到灭法手中。

一声巨响传来,巨大的空间漩涡关闭,苦痛女王消失,前往了灭世级该去的地方,也就是永光世界。

现阶段,苏晓肯定不是苦痛女王的对手,哪怕围攻对方,侥幸获胜,也必定是死伤惨重的惨胜,布布汪、阿姆、巴哈中,或许只有布布汪能活下来,付出此等代价,不如先将其放逐,等自身更强之后,再与之对战,

苏晓言罢,握上飘浮在自己身前的【封之刃】,这让通往永光世界的单向空间通道完全锁死,也不知道永光世界那些灭世级族群,会怎样欢迎这位名叫苦痛女王的新朋友,如果苦痛女王遇到银皇后和蛀世,肯定有共同话题。

《轮回乐园》情节跌宕起伏、扣人心弦,是一本情节与文笔俱佳的侦探小说,笔趣阁转载收集轮回乐园最新章节。