dota2鸭脖电竞 · 2021年9月24日 0

第三十五章:王冠

不算奢靡,但气势磅礴的王殿内,沙之王站在王座前的台阶上,他头戴灵魂王冠,赤膊上身,右臂上一片片鳞甲有展开的迹象,最重要的是,他单手握着一具干尸的喉颈,这干尸,是沙之王最信任与最器重的部下,他的右御大臣·卡伽。

外人不知道的是,在沙之王刚来沙漠之国,无权无势时,卡伽追随在沙之王,一直到今天为止,都无二心,可这样忠诚的部下,却被沙之王亲手格杀。

王殿的门扇前,因听到右御大臣·卡伽哀嚎,而冲到此地的左御大臣·佩温,以及几十名亲卫军,此刻正惊愕的看着王殿内所发生之事,他们不知道具体发生什么,眼下只看到,他们的王,格杀了右御大臣·卡伽。

其实相比左御大臣以及几十名亲卫军,沙之王自己也是懵的,他的最后记忆,还停留在昨晚在寝殿内辗转难眠,然后下令让亲卫取来王冠,并且他拿起了王冠,在这之后发生了什么,沙之王似乎记得,又感觉很模糊。

但有一点做不了假,就是那让沙之王近百年都无法寸进丝毫的壁障,在此刻冲破,他甚至有种,如果再向前迈进两大步,他就能达到背叛者那一实力。

这让沙之王想到,如果他的实力能以眼下的速度继续向前迈进,那么是否维持麾下的势力,其实并不重要,从最开始,沙之王就不是想成为统治者,他是要以统治者所能支配的巨量资源,让自身有冲击「至强者」的机会。

按照眼下这变强速度,真的没必要舍近求远,例如继续壮大沙漠军团,然后挑拨联盟与北境帝国的关系,让二者开战,最后渔翁得利,统治沙漠、联盟、凛冬之地这三大片地盘,完成这一切,不就是为了迈向至强者吗,眼下有了更快的方式。

虽想通了这点,但沙之王不准备立即舍弃现有的势力,他敏锐的发现,他的实力突破那卡了他百年的瓶颈,是因为吸收了自己心腹右御大臣·卡伽的本源生命力+本源力量,这二者相结合,名为命源。

其实只要强大到一定程度的生灵,都有命源,只不过命源一旦被抽离出,会快速飘散,有一种情况例外,比如超脱原生世界·风海大陆上的异兽,其本源生命力数量之庞大,达到极其夸张的程度,杀死这些强大异兽时,其巨量命源飘散出后,有概率结晶化,这就是可长时间保存的【命源】,白牛很需要这东西,以压制体内旧伤。

沙之王自然知道什么是命源,他想到,是这王冠,让他拥有了吞噬与吸收他人命源的能力,大致确定这点后,他的目光越发平静。

至于亲手格杀追随自己多年的心腹,所产生的内疚,沙之王的确有,但只是很短时间而已,他就没什么感觉,他连自己的救命恩师马文·华尔兹都背叛了,一个追随他多年的部下而已,他更不在乎。

右御大臣·卡伽干枯到发脆的下半身落下,摔落在地后,直接碎成粉渣,这一幕,更刺激到位于十几米外,殿门前的左御大臣与几十名亲卫军,他们虽每个人都双手沾满鲜血,可眼下死的是右御大臣·卡伽。

沙之王的语气有几分落寞,目光与神态,让人感觉到他的黯然神伤,以及昔日的几分冷酷。

“佩温,”沙之王看向左御大臣,他将手中只剩半截,右御大臣·卡伽的枯尸放在台阶上,继续说道:“找个好地方,把卡伽葬了,别葬在王都附近,我不想再看到他。”

言罢,沙之王向侧面的偏门走去,背影有几分落寞,那种被最亲信之人背叛的落寞。

看到这一幕,王殿内的几十名亲卫军心中都猜到是怎么回事,肯定是右御大臣·卡伽秘密投靠了联盟或北境帝国,眼下事情败漏,才被格杀在王殿内。

亲卫军们的确这样认为,但左御大臣·佩温没有半点这种想法,她知道的事很多,在她看来,无论如何,卡伽都没有背叛的理由,这是说不通的事。

就算卡伽真的背叛,那现在的丰水都,绝不会像眼下这般平安无事,这只有一种可能,就是卡伽没背叛,而是他追随的沙之王,不知出于何种原因,竟把他格杀,也正因如此,方才那声哀嚎,才显得那般声嘶力竭与不甘。

左御大臣·佩温的目光环视左右,王殿内没有半点战斗过的痕迹,倘若卡伽是叛徒,那被沙之王识破后,最起码会狗急跳墙,可眼下的王殿内别说战斗痕迹,空气中都没弥散气息能量,这说明,方才的生死,是在很短时间内决出。

忽然,左御大臣·佩温想起了昨天傍晚,沙之王看到那黑色王冠时的震怒,以及下令砍了献上王冠的军需官,可这命令没下达一会就更改,那军需官被关押到圣沙堡的地牢内。

就在方才,左御大臣·佩温亲眼看到,沙之王头戴昨天军需官献上的那黑色王冠,这实在太反常,无论怎么看,都不是卡伽背叛,而是获得黑色王冠的沙之王,出了些问题。

戴着银色金属面具的左御大臣眯起眸子,她已决定一件事,就是立即离开沙漠之国,去往联盟,找自己在鹿角组织时的挚友银面,寻求一段时间的庇护。

作出这决策的左御大臣向王殿外走去,她下意识看了眼侧面的偏殿门,只是一眼,她就看到偏殿门相连的昏暗走廊内,一道高大魁梧的身影站在黑暗中,那双已完全漆黑,黑到让人毛骨悚然的眼睛,正注视着她,这让左御大臣的头皮瞬间发麻,她下意识加快脚步。

昏暗走廊内的沙之王开口,这让快步前行的左御大臣·佩温停下脚步,冷汗已浸透她的贴身衣物,死亡仿佛巨兽的呼吸般,在她身后吹来,吹起她柔顺的发丝。

沙之王站在昏暗的偏廊内开口,听闻此命令,一众亲卫军快步退出王殿,为首的亲卫队长·索瓦慢慢关上王殿的对开门扇,当门缝还剩很窄时,亲卫队长·索瓦看到,背朝沙之王,面朝他的左御大臣,逐渐闭上银色面具下的双眼。

王殿的门轰然关闭,佩温闭目深呼吸,她的双臂向两侧一展,两把与银面同款的臂刃,从袖口上侧弹出。

佩温转身直面沙之王,忽然发现,只是一晚未见,沙之王的变化竟然如此之大,对方的身高最起码达到了3米5以上,原本褐色的瞳孔,变成双眼完全漆黑,没有半点白色眼底,酒红色精悍短发,也变成披散在背后的漆黑长发,那长发黑到深邃,仿佛每一根都有生命般。

此刻头戴灵魂王冠的沙之王,除了以往的压迫感外,还平添一份妖邪,犹如心智堕入深渊的……疯王!

“佩温,你在说什么,你可是我最心爱、最信赖的部下,如果不是我已经有了深爱的女人,你一定是我的王妃。”

沙之王说话间咧嘴笑了,露出白森森的牙齿,那双漆黑的双眼,仿佛在看落入陷阱的饵食。

佩温右臂的臂刃刺入沙之王的胸膛,可她却感到刺击感不对,太过强韧,她定睛看去,发现仅是臂刃的刃尖刺入血肉,还不到一公分深,她的全力一击,仅对沙之王造成皮外伤。

佩温的臂刃没能重创沙之王,可沙之王的大手,已从侧面抓上佩温的头颅,身高3米5以上的沙之王,其手掌大小,单手轻松就握上佩温的头颅,把她戴着的银色面具,都握到咔咔作响,更可怕的是,她感觉自己全身变得无比放松,同时也在快速衰弱。

“在这世界,除了那深渊之影,没人能杀我,辉光不行,那个自称深渊首领,叫席尔维斯的深渊滋生物,也不行。”

沙之王说话间,左御大臣·佩温整个人已枯干,化为沙砾洒落在地,只剩一张银色面具,被沙之王握在手中。

沙之王手中发力,将手中银色面具捏扁的同时,这金属面具犹如被咀嚼过般,变成一团残渣。

沙之王此刻感受到,他就是这原罪物的100%契合者,他完全拥有了这名为灵魂王冠的原罪物,他并没被其操控意志,而是他在使用这原罪物。

沙之王开口,门外待命的亲卫队长·索瓦推门而入,亲卫队长·索瓦虽留意到地上的沙土与那团仿佛被咀嚼过的金属球,但并没马上想到,这就是左御大臣·佩温的遗骸。

随意坐在王座上的沙之王开口,听闻此言,亲卫队长·索瓦心中战战兢兢的抬头。

单膝跪地的亲卫队长·索瓦,仔细仰头看了会沙之王,他的真实想法是:‘王,你连发型都变了,你说有什么变化没?’

沙之王颇感满意,部下的回答,让他更加笃定,是他驾驭了王冠,而非王冠在控制他,从昨晚到现在的记忆空白期,很可能是他与灵魂王冠的适应契合期。

沙之王的智商骤降?当然不是,沙之王眼下的情况很正常,这就是灵魂王冠的可怕之处,这王冠,从来都不是强行控制持有者,而是让持有者误认为,自己控制了王冠,然后会下意识的把一些不合理的地方,自行在心里合理化。

就比如沙之王从昨晚半夜到今天上午的这段记忆空白期,换作以往,沙之王会立即警觉,可现在他正戴着灵魂王冠,自然而然的,就把这件事自行合理化。

沙之王下令,让十几名亲卫军进入王殿内,并随他去更宽敞的训练厅,意思是,他的实力有精进,让这些亲卫军围杀他,以测试实力提升程度。

一小时后,当亲卫队长·索瓦带着凯撒推开训练厅的门时,看到地上满是沙砾与空荡荡的铠甲,或是遍布缺损痕迹的武器散落在地。

看到这一幕,亲卫队长·索瓦的心脏一窒,但他神情淡定的单膝跪地,道:“王,人带来了。”

沙之王睁开漆黑的双眼,打量气质有些奸诈与猥琐的凯撒,不知为何,相比上次见面,这次他明显感觉凯撒顺眼了几分,尤其是想到对方给他带来的灵魂王冠,他看凯撒就更顺眼。

凯撒喜笑颜开,沙漠之国的左御大臣,可是掌管财政,这比军需官职位要好多了。

沙之王看向亲卫队长·索瓦,那目光,犹如在看有十全大补之效的美味佳肴,亲卫队长·索瓦险些没忍住双腿突突突的打颤。

沙之王对亲卫队长·索瓦意味深长的开口,显然还不准备弄死这亲卫队长,而是暂留着有用。

听闻此言,亲卫队长·索瓦的头皮差点炸了,他的打算是,这次离开王宫,就带上自己的父母以及妻子,还有一双儿女逃出沙漠之国,眼下,他不敢逃了,他真的不怕死,却怕极了家人遭遇不幸。

跪地的亲卫队长·索瓦,在心里咬牙切齿的想到这个词,此时用疯王形容沙之王,简直再合适不过。

凯撒笑着搓手开口,听闻此言,沙之王颇感兴趣,凯撒详细介绍这几名人才,在末了突然说道:

沙之王眼也不抬的开口,凯撒连连点头感谢沙之王的信任,其实寻宝方面的人才,只不过是用于吸引眼球,真正的目的,是最后一句,引荐一名治疗型人才。

就在凯撒与沙之王对话时,远在十几公里外的农场庄园内,宴厅的餐桌上摆着各类刚烹饪好的吃食,德雷、银面、维罗妮卡、红瞳女四人,正大快朵颐,就算一向在意礼仪,保持淑女气质的红瞳女,都咀嚼的格外快速,而元气满满的维罗妮卡,已经上手了,她都快饿疯。

根据银面收到的坐标,他们一路从北境赶来,路上别说人烟,连动物都没看到几只,外加全速赶路的高体力消耗,才把维罗妮卡饿成这副模样。

苏晓从冥想状态脱离,睁开双眼,方才的对话他自然听到,尤其是维罗妮卡说出的那句‘什么野兽骑士’,实在是太可疑。

眼下白金主教与大祭司都不在,去探查圣沙堡那边的情况,鬼族先知则一副什么都没听到的模样。

真正让人不解的是,维罗妮卡说出‘什么野兽骑士’后,餐桌周边的德雷、银面,都投来疑惑的目光,好像也不知道巴哈为何说野兽骑士,他们在之前,从未听过此人。

眼下的情况,并非是野兽骑士被敌人所杀,或是其他,而是除了苏晓、布布汪、阿姆、巴哈外,其他人根本不记得有野兽骑士这个人的存在。

苏晓想到,这应该是「陨火之地」任务的后续,因为他通过了太阳试炼,抵达太阳圣殿,看到了那面石碑,才导致这种情况出现。

苏晓之所以确定这点,是因为庇护所的记录功能,他之前与圣诗深入陨火之地,在庇护所内度过一个白昼时,外面来了诡蝎,并在庇护所外部产卵,而一名身穿重甲的太阳骑士,用权杖把庇护所外攀的蝎卵全部砸碎,走前还做出赞美太阳的动作,那身穿铠甲的高大身影,实在是太像野兽骑士。

眼下野兽骑士突然消失,具体为何,苏晓也搞不清楚,陨火之地相关的任务,他不是跳了太多环节的问题,他是根本就没接这任务,任务关键物品圣殿钥匙,都是以直踹所替代。

为何在场其他人都不记得野兽骑士,苏晓本人、布布汪、阿姆、巴哈却都记得,苏晓确定,这是因为轮回乐园的公证,那种让众人忘却野兽骑士的力量阶位很高,但却高不过轮回乐园的公证,而同样有乐园公证的圣诗,她之前没与小队一同行动,对野兽骑士一直都没什么印象。

权衡利弊后,苏晓决定,不多管闲事,他只要能确定,白金主教是可信的合作者,这就足够,其他方面,别去深究,谁都有秘密,一直刨根问底,最大的可能是决裂。

苏晓心中有了定论,而他邻座的圣诗,则心中有点慌,因为她方才突然接到几条提示。

【因联盟与沙漠之国为半敌对阵营,你无法同时身处两个阵营,你已强制退出联盟阵营,并成为阵营叛徒。】

【警告:你10米内的敌方单位·库库林·白夜,为联盟·黄昏疯人院院长(联盟高层),此单位与你高度敌对,消灭后,可获得巨量的阵营声望。】

看到这些提示,圣诗的目光越发凝重,倘若她是其他系能力,还可以潜入敌方,关键时刻给予敌方重创,问题是,她刚晋升九阶,战斗系能力还没起来,只有治疗系能力达到九阶中上游梯队,让她以奶妈潜入敌后,这怎么看,都不像是计划中的一部分。

如若不是计划中的一部分,圣诗想到,她应该是中了敌方的圈套,而眼下共处一室的猎杀者,她好像打不过。

苏晓侧头看向邻座的圣诗,无言片刻后,说道:“凯撒那边让你成功加入沙漠之国阵营了?”

巴哈有几分神秘的开口,这让圣诗更疑惑,正在这时,躺在长椅上打盹的鬼族先知坐起身,他坐在那,怔怔的看着前方。

在这同时,圣沙堡·顶层,沙之王站在一处祭坛前,这祭坛上摆着一副有点像棺材的槽床,里面躺着名沙漠美人,只不过她正在沉睡,这是沙之王的王妃,一名强大的占卜师。

沙之王划破掌心,用淌血的手,按上槽床正面的水晶球,下一刹,光芒大盛,槽床内的美人眉眼轻颤,几秒后睁开双眼。

沙之王扶坐起槽床上的王妃,当王妃过了刚苏醒的迷茫后,立即留意到沙之王的巨大变化,以及对方头上的王冠。

长椅上怔怔坐了片刻的鬼族先知开口说道:“灭法,再对我承诺一次,你会斩了沙之王。”

苏晓语气平缓的开口,没极力承诺,甚至语气都有点平淡,反而是这平淡的语气,让鬼族先知感觉可信,他见过太多满嘴许诺,乃至立下毒誓,结果却不办事的人。

鬼族先知的手展开,空间波动出现,一个十公分高的水晶瓶落下,落在他手中,这赫然是一瓶浓郁到呈现液态的深渊能量。

鬼族先知拔开瓶塞,仰头几口将瓶中的液态深渊能量一饮而尽,他知道自己时间不多,立即扯断须辫,从里面抽出一缕秀发,这是沙漠之国王妃的秀发。

鬼族先知笑了,身形在短时间内干枯到皮包骨的他,犹如厉鬼,他双手的十指交叉,死死用掌心夹住那一缕秀发。

鬼族先知全身各处溅血,他其实不仅是占卜系,还是很招人忌惮的因果系,这也是为何,鬼族先知这般相信苏晓能杀死沙之王,作为因果系的鬼族先知,已然察觉到,因果系能力对苏晓没任何卵用。

与此同时,圣沙堡顶层,刚苏醒的王妃,在摄取周边1公里内,除沙之王外其他人的本源生命力后,她的目光变得灵动,并马上抬手抓向沙之王头上的王冠。

鲜血与碎肉四溅,王妃在沙之王面前破碎,溅的他满身满脸都是鲜血与碎肉,这场景,和他当初随手用能力轰碎鬼族先知的妻子,溅了鬼族先知满身,格外相似,只能说,不是必要的话,千万别惹因果系。

沙之王为何不斩草除根?其实没这种可能,沙之王根本不记得有这么一个无名小卒。

就算以沙之王的定力,也被眼前景象惊的一愣,他擦了把脸上的碎肉与血迹,看着手上的血迹,很快就平静,救命恩师他都能背刺,一名挚爱过的王妃,自然无法触动他的内心,更何况,他现在即将变成疯王。

沙之王拿起湿润的毛巾,擦拭脸上的血迹,他来到窗口前,俯瞰圣沙堡后庭院内的几百名亲卫军,他已经不需要这些帮他做过很多脏活的爪牙,窗口前,黑色长发飘扬,沙之王咧嘴笑了,笑的让人毛骨悚然。

黑色血迹顺着鬼族先知的指尖滴落,他已陷入昏昏沉沉状态,在弥留之际,鬼族先知颤巍巍的手,从怀中掏出个信封,交给苏晓,并虚弱的说道:

苏晓点燃一支烟,让阿姆、德雷、银面去安葬鬼族先知,附近有不少花田,也算是不错的安眠之处。

接到这提示,苏晓具现出「猎杀名单·血契」,随即看到,上面原本的「倒戈者(沙之王)·悬赏金800盎司时空之力」已消失,而是变成:

《轮回乐园》情节跌宕起伏、扣人心弦,是一本情节与文笔俱佳的侦探小说,笔趣阁转载收集轮回乐园最新章节。