dota2鸭脖电竞 · 2021年9月1日 0

第十九章:融合

大量提示出现,苏晓查阅一番后,知晓是因为解决了噩梦区域,以及之前消灭深渊滋生物,所带来的良性反馈,这也代表一点,本世界有世界意识的存在。

苏晓经历过类似的情况,对世界意识有大概了解,总的来讲,世界意识不会去主动青睐哪个生灵,也不会去惩罚作恶的生灵,而是在生灵作出对世界状态有利的行为后,给予良性反馈,无论这生灵出于什么目的,做了这些事。

就比如苏晓眼下的情况,他消除噩梦区域,以及消灭不灭特性·深渊滋生物,并非是为了得到本世界世界意识的回馈,而是为了达成自己的目的。

有回馈总归是好事,苏晓上次得到类似的回馈,还是在巫师世界,他查看眼下获得的几种增益。

幸运临时提升10点,姑且算是有用吧,幸运属性达到了70点,看着的确非常唬人,要是被其他契约者侦测到,肯定会惊呼一声,卧槽!这家伙是主提升幸运属性的幸运特长猎杀者,不是主修的因果系能力,就是命运系能力,得防范着点。

因果系与命运系的主属性就是幸运属性,毋庸置疑的是,这两系的契约者前期实力一般,越到后期越强。

只不过,苏晓从一阶到九阶,基本没遇到过因果系与命运系的契约者,原因是,这两系的契约者,不会与敌人正面战斗,他们是先暗中观察,然后悄无声息的动手。

问题就出在这里,其实苏晓以前遇到过因果系与命运系的敌人,只不过,这两系的敌人在暗中对苏晓激活能力后,心理变化基本如下:

激活能力→无效→疑惑→再次使用能力→依然无效→非常疑惑→第三次激活能力→还是无效→懵逼→开始怀疑自身能力→不敢置信的看了眼很远处的苏晓→悄悄走开再也不见。

看到这增益,苏晓忽然想起三个人,那就是莫蕾、月使徒、豪妹,有次把莫蕾三人逮住,不知怎么的,巴哈和布布汪,就与莫蕾三人聊到不同乐园公证下的宝箱掉落率,是不是也不同,当聊到击杀首领级单位的宝箱掉落率时,莫蕾三人眼中都是大大的疑惑。

当时她们三人都很想说一句话,就是击杀首领级单位,不是必掉落宝箱吗?这还谈什么宝箱掉落率,但碍于布布汪偷偷摇头,以及巴哈那坏笑的神情,莫蕾三人都偷偷瞄了眼苏晓,最后把想说的话咽回去,就当无事发生。

忽略宝箱掉落率的增益,苏晓继续向下查看,世界声望+45点,这个挺有用,再向下查看,35点交涉修正判定,这没用。

关闭提示,苏晓已到了噩梦之王培植的古树前,此刻这古树只剩十几米高,干枯到树干上遍布裂痕,攀在上面的【嗜血战甲】不再透出猩红的经络,代表已完成吸收。

苏晓能感觉到,此刻的【嗜血战甲】不再是死物,确切的说,这东西的来历,比先古面具大。

这东西最初是一只深渊滋生物,而且是那种极其强大的深渊滋生物,其战力,只比巅峰时期的永生之神弱一筹,后被永生之神击败,幽暗大陆的神教将其在神殿下一个时代,后来为了防止不住,将其打造成了一身战甲,也就是嗜血战甲。

其他套装为每件装备彼此增益,可嗜血战甲的套装,则是另一回事,六件套中的其他五件,都是用来封印它的,眼下嗜血战甲吸收了古树,团队储存空间内其他五件套装,已炸了四件,最后一件【狼之意志(不朽级·披风)】,已是遍布裂口,破碎只是时间问题。

变化最大的,是嗜血战甲本身,这东西已经不再是套装,也不再有装备品质,这显然是直奔「准爹级」器物而去,因其基础就是强大的深渊滋生物,向「准爹级」迈进的速度,比先古面具快很多。

苏晓之前消灭不灭特性·深渊滋生物,获得了【原罪之芽(深渊级物品)】,他估测,如果让嗜血战甲吸收了这东西,可能这个世界进度结束,嗜血战甲的强度,就赶得上先古面具。

之所以如此迅猛,是因为【原罪之芽(深渊级物品)】内部含有的「原罪特性」,别忘记,深渊之罐、先古面具等「爹级」器物,在乐园的公证称呼中是【原罪物】,由此可见想象,「原罪特性」对嗜血战甲与先古面具这类器物有多么重要。

弄出先古面具的过程中,收益最高的阶段,是先古面具成为「准爹级」器物的初期,那时苏晓刚好前往奥术永恒星,几次无代价使用了先古面具,才让奥术永恒星付出那般惨痛的代价。

这是弄出「准爹级」器物的收获期,可以无代价使用这「准爹级」器物,过了这阶段,「准爹级」器物就进入脱离期,也就是先古面具现在的阶段,始终想从苏晓这溜走,从而寻找机会,迈出向「爹级」器物的那一步,这是最难的一步。

换句话来讲,继续向先古面具投入资源,是很不明智的选择,后续能用几次,那就看缘分,如若期间被先古面具溜走,也没必要强留。

反观嗜血战甲,如果让其吸收掉【原罪之芽(深渊级物品)】,可能下个世界进度,这东西就可能进入「准爹级」初期,也就是可以无代价使用的阶段。

苏晓取出【原罪之芽(深渊级物品)】,下一瞬,嗜血战甲攀附在苏晓的右臂上,一根根血管般的猩红经络探出,围绕在苏晓握拳的右手周围。

苏晓松开手,把【原罪之芽】托在掌心,嗜血战甲的一根根经络缠上【原罪之芽】,将其卷到半生物、半金属组织的内部,包裹起来吸收。

见此,苏晓将【原罪之芽】收入到团队储存空间内,顺便看了眼里面的情况,【狼之意志(不朽级·披风)】已彻底破碎。

苏晓环顾周边,发现周边依旧是幽紫色浓雾弥漫,这个大型噩梦区域,至少要一个月后才消失,在噩梦之王死后,这里已没有其他危险,有件事苏晓想知道,就是噩梦区域内,是否会有矿产?

此地足够安全,就算后续有猎兽团来此,最初就向地下探索的可能也很低,如此一来,把沉默仆从与隧掘仆从留在这,让它们在地下挖矿,是不错的选择。

之后都不用接它们回去,只要苏晓能离开这世界,这挖矿两兄弟,自然会被传送回苏晓的专属房间内,与它们一同回来的,还有沉默仆从背上大号合金箱内的矿产。

想到这点,苏晓激活烙印,将挖矿两兄弟召来,沉默仆从与隧掘仆从被召唤出后,沉默仆从开始勘探,没一会就选好地点,隧掘仆从开始向地下挖掘。

不到一小时,地面恢复原状,而位于下方几百米处,隧掘仆从依然在向下挖掘,见此,苏晓向岛边的三桅杆骨船走去。

到了海岸边,苏晓发现布布汪已戴着几条机械义肢,开始改造骨船,主要是加装足够强的动力系统,尽快赶回骷髅岛。

至于会遭到海兽的袭击,来时已证明,在苏晓、白金主教等人的气息都放出后,黑暗海域的海兽只是暴戾,并不是想死。

来时不让布布汪改造这骨船,是给投靠噩梦之王的怒鲨一个展露演技的机会,否则无论是怒鲨,还是噩梦之王,都难免心生怀疑。

而以传送阵从这边直接回联盟,这当然可行,问题是,在一片被深渊侵袭过的区域,激活空间传送阵,这并不明智,还是到了骷髅岛,处于这片区域的最边缘处,再布设传送阵稳妥。

噗通一声,一名已死的猎兽团成员,被野兽骑士丢进海中,这是来时在骷髅岛以50海盗金币,雇的十几名猎兽团成员之一,其实这十几人都是海盗,是怒鲨以前的手下,这次假扮成猎兽人,目的是为了一同来噩梦岛,待苏晓等人登岛后,把骨船开走,让苏晓等人彻底失去退路。

结果却是,之前阿姆与巴哈队深入噩梦岛后,就分开,触发离群战牛的阿姆实力大增,巴哈则折返,暗杀掉这十几名海盗。

苏晓走在海面的冰封小径上,到了骨船附近后,跃上甲板,开始盘坐在船长室顶部冥想,没一会,红瞳女同样跳上来,学着苏晓的模样冥想,过了会,德雷也跳上来,也开始冥想。

一小时后,德雷忍不住挠了挠脸,开始坐不住,没一会就点上支雪茄,坐在船长室边缘处抽雪茄。

不到两小时,红瞳女的气息变得平静,只不过,从那均匀舒畅的鼻息看,这不是进入了冥想状态,这是进入了梦乡。

整艘骨船向前挺进了下,几秒后,布布汪跑到船首,跳上刚加装好的驾驶位上,动力全开,骨船开始高速航行,直奔骷髅岛的方向。

航行还算顺利,但就算苏晓、白金主教等人气息全开,依然有一只海兽袭击骨船,最终成为众人的午餐。

布布汪改装后的骨船,可比巨鲨拉船快多了,就算途中开错了方向,但临近傍晚时分,依然到了骷髅岛附近。

在骷髅岛靠岸前,苏晓先是让布布汪在近海区,把骨船加装的所有改装结构都拆除,这才停靠在码头。

回到之前暂住的旅馆,苏晓让德雷、银面、阿姆,再去找卖这艘骨船的卖家,把这艘骨船卖回去,4600海盗金币买的,4000海盗金币卖回去。

那名船商虽感到懵逼,以及多次检查骨船,确定没问题后,决定以4300海盗金币回购这艘船,并非这名老海盗多好心肠,主要是他感觉银面与阿姆,都很不好惹,虽说他们两个全程一句话都没说,都是德雷在交涉。

算上之前剩的海盗金币,总计还有6000多枚,苏晓留下20枚后,将其余的分成九份,布布汪、阿姆、巴哈、德雷、银面、维罗妮卡、白金主教,红瞳女,野兽骑士,每人都均分到660枚海盗金币。

旅馆三楼的客房内,晚九点多,巴哈从窗口飞进来,道:“老大,这里的地下市场挺热闹,不去逛逛吗。”

苏晓退出冥想状态,看了眼时间,见此,巴哈落在苏晓肩膀上,在它的指路下,苏晓先是从一家酒馆的后门,到了条前后都封死的后巷内,之后顺着向下的台阶,通过一道由三名壮汉把守的大铁门后,到了一处地下空间内,这就是此地规模最大的地下市场。

灯光有些昏暗,让此地平添几分神秘氛围,这里的人们,或是席地而坐摆摊,或是用木质小货车售卖。

闲来无事,苏晓开始在一个个摊位前闲逛,此地的确有好东西,他甚至看到一件未公证的不朽级装备,怎奈,现在手头只有20枚海盗金币,买不起。

至于为何不多留些海盗金币,这次来噩梦岛,白金主教、银面等人虽没怎么出手,只是清理了些噩梦之王的手下,但也是来了,选择来到噩梦岛,本身就是种态度,在苏晓看来,这就理应拿足够的报酬。

闲逛了会,苏晓停步在一处摊位前,这摊位后,坐着名身材消瘦的老头,此人花白的胡须编成须辫,惨白的双眼没有瞳孔。

这盲眼老头满是皱纹的皮肤透青,这是魂鬼一族的特征,苏晓刚到盲眼老头的摊位前,盲眼老头就说道:

“我拒绝了白金的邀请,不是惧怕去噩梦岛,而且现在的我去,只会给你们带来厄运。”

苏晓上下打量盲眼老头,如果对方真的占卜到噩梦岛上所发生的一切,毋庸置疑,这是他所遇到过的最强占卜师,没有之一,比危险物·S-001的预测更强。

要知道,之前烛女与茂生之狂乱,可是都降临到了噩梦岛上,在此期间,苏晓还取出了灵魂王冠,这些涉及到的因果强度,高到让人惊骇。

这盲眼老头是谁,苏晓已经猜到,去噩梦岛前,白金主教说准备找名朋友,一起去噩梦岛,还透露,他那朋友是占卜师,现在看来,就是这盲眼老头了,据白金主教所说,认识这盲眼老头的人,都称他为鬼族先知。

“我当然没办法占卜噩梦岛上所发生的事,那里几乎成了因果的漩涡,但我可以占卜白夜院长能不能回到此地。”

鬼族先知的占卜思路很奇妙,在意的不是过程,而是绕开过程,只窥探一丁点的结果。

苏晓不相信,前方这名鬼族先知,会在绕过白金主教的前提下,无缘无故来帮自己。

“我的目的,是让沙之王付出代价,我看到了……不能说,如果我说出这未来之景,它就不会再出现,未来就像连着现在的无数线丝,真正会通往哪里,谁也不能妄定,我们这些占卜师,只是看到了其中一条线,怎敢说预知了未来。”

“不过白夜院长,有件事你要准备好,它要去找你了,在它上一个拥有者死后,它就要去找你,我帮你暂时挡下,但挡不了多久。”

鬼族先知用手中的木质盲杖,点了下摊位上的【厄运石像】,正是之前苏晓送给副院长·耶辛格那【厄运石像】。

叮的一声,苏晓把一枚海盗金币弹给鬼族先知,鬼族先知抓住金币后,先是心中疑惑,转而了然,这一枚金币不是报酬一类,而是一枚金币的因果,当鬼族先知挡不住【厄运石像】后,就以这一枚金币的因果,让【厄运石像】去找苏晓。

苏晓找窃夺者的埋骨地,是为了弄到对方的灵魂残屑,以此抹去猎杀名单上的窃夺者之名,从而得到对应的悬赏金。

鬼族先知言罢,他铺设在地上的摊布自行卷起,没一会,鬼族先知就消失在行人间。

苏晓向地下市场外走去,如若鬼族先知是敌人,不太可能以这种方式露面,一名隐藏起来的占卜师,比暴露出来的威胁大太多。

反之,如果鬼族先知预知到双方有同一个仇敌,外加苏晓眼下的身份地位,鬼族先知主动找来的可能很高。

苏晓没回暂住的旅馆,而是来到港口镇附近的荒野上,开始布设一次性的传送阵,这种传送阵的优点是构建费用低,坏处是传送体验感比较差。

做个比喻,完善的恶魔传送阵,传送体验感是-30,那么临时恶魔传送阵,传送体验感能达到-50左右。

苏晓等了半小时不到,白金主教等人陆续赶来,其中德雷、维罗妮卡、红瞳女的心情都不错,可在他们看到夜色的传送阵后,表情僵硬了几分,其中的维罗妮卡,更是准备偷偷开溜,但被银面逮住。

周边场景旋转、扭曲、模糊,当一切都重新清晰,苏晓已返回联盟·库斯市的疯人院三楼卧室内。

“各位,出了办公室右转,十几米就是洗手间,这次的传送体验虽然差了点,但能帮你们提高空间抗性。”

巴哈落在门上,它并不是在胡扯,使用这恶魔传送阵,的确能提升空间抗性,尤其是头几次用,空间抗性猛增。

办公室的灯打开,苏晓坐在办公桌后,这次去对付噩梦之王,总体而言很顺利,主要原因,是因为噩梦之王无法离开噩梦岛,苏晓就是以此,把噩梦之王置于死地。

取出【黄金罐】,苏晓研究了片刻,没弄清如何打开这东西,这东西,应该是有什么诀窍,如若实在发现不了,那就尝试硬扯开这罐子的封盖。

苏晓又取出【湛蓝熔炉】,里面的湛蓝火焰依然在燃烧,世界三件套已初步融合,是时候加入些稀有物品,来增益这次融合。

他最先取出【机械核心(半损)】,这是击杀钢铁使徒所得,开启【湛蓝熔炉】后,将这核心丢入其中,下一秒,这核心就消融,化为一股能量,融入到湛蓝火焰内。

苏晓沉吟了下,取出【命运之血(世界级物品)】,将其加入其中,命运之血没消融,而是直接没入到融合的世界三件套中。

苏晓原本打算在吞噬者争霸战中,拿出这命运之血,现在看来,将其加入到世界三件套的融合中,到时把融合出的这件装备,拿出当吞噬者争霸战第二阶段的争夺品,是更好的选择。

好处是,这不像是【命运之血(世界级物品)】,用掉后就收不回来,这是装备,可以收回。

又在储存空间内寻找片刻,苏晓取出五颗【沉淀琉璃】,准备给这件装备,稍微来点深渊特性,【沉淀琉璃】是深渊产物,但深渊特性不算强,还是比较容易接受的。

苏晓最后又拿出【众神源血(世界墨迹)】,将其加入到【湛蓝熔炉】内,最后把熔炉重新合拢起来,让其继续进行融合。

世界三件套+命运之血+沉淀琉璃+世界墨迹,这最后能融合出来什么,苏晓也有些估量不准。

如此想来的话,这第二阶段的争夺品,其含金量有些太高,不过也好,后续的吞噬者争霸战,很可能是围绕这装备进行。

相比这点,苏晓还有更重要的一件事要做,他看向窗外,投入大量资源所培育出的那只风暴焰龙,已经快苏醒了,眼下还不知道,这只风暴焰龙是九阶领主级生物,还是霸主级。

《轮回乐园》情节跌宕起伏、扣人心弦,是一本情节与文笔俱佳的侦探小说,笔趣阁转载收集轮回乐园最新章节。