中国在改革开放以后向世界杯进行了第二次冲击。中国那次在赛程上犯了一次糊涂,我们所有的比赛都完了,新西兰还有两场没踢,最终导致沙特放水,附加赛惜败新西兰。

不少中年以上的球迷总说,那次比赛确实精彩,不少人至今提起来仍津津乐道,说容志行、古广明、沈祥福等人的技术与控球能力在今天已经见不到了。当中国队打完6场比赛,中国离走进西班牙的确是近在咫尺了。反思那次失败从表象看是沙特和新西兰的消极球坑苦了我们,沙特不惜用失掉5个球的丑态来“做掉”我们,但归根结底还是我们自身实力的欠缺导致了这一结果。因为沙特还没有损到家,人家正好输5个,还给你们再赛一次的机会,但我们仍然没有踢过新西兰队。那时候中国队踢球比现在好看,但那时中国队也有对抗能力不足的严重缺陷,对人高马大的新西兰一筹莫展,三场比赛才拿了一分。新西兰看准了一味高举高打地欺负中国队,苏永舜当时就说,不是因为身高不足,为什么科威特身高不如我们却把新西兰制服?苏永舜说中国足球还要在技术上提高,其次才是解决身高。可惜现在的中国队身高已是亚洲第一,名次至少6名开外了。

还有一个非常重要的原因是中国那次在赛程上犯了一次糊涂,要在今天看起来真是俗话说的大傻帽儿了。我们所有的比赛都完了,新西兰还有两场没踢,他们这两场是对铁定出线的科威特和出线无望的沙特,前者一身轻松,后者吊儿郎当,这使已经绝望的新西兰死灰复燃。

中国那时刚刚回到世界,对开放的世界是陌生的,因为闭关锁国的时间太久了。在这之前不久,中国足球还露过一次怯,中国队去美国访问,到了美国机场对行李进行安全检查,中国队接到有关部门指示,绝不能接受对我们的检查。结果我们的球队在机场呆了一天一夜,这在美国都是一大让人哭笑不得的新闻,后来外交部得知告诉国家体委,这是国际通行的惯例,并不存在歧视的问题,才把这一事件圆满解决。这种和世界的隔膜,既会犯夜郎自大的错误,也会犯被人戏弄的傻事儿。中国队的确被亚足联的赛程弄了个措手不及,中国队的又一个错误是队伍已经解散,回到各省市去了,那个时候球员家里都没有电话,找齐了他们都费了一番周折,再说歇了20多天马上拉回来打比赛,状态都没有了。

发表回复

您的电子邮箱地址不会被公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