依靠大师杯赛的知名度,上海久事国际赛事管理有限公司不用担心赞助商的问题;可是明年没有了大师杯,久事如何继续经营网球呢?

金融危机正让一些美国中小型网球赛的承包商处境艰难。如果这些承包商手里的筹码是大师杯赛,他们的日子会好过得多。

网球大师杯赛的参赛选手分别是世界排名前八位的男子单打选手,以及前八对男子双打选手。

“那8个人,每一个都是票房保证。”说这话的时候,上海久事国际赛事管理有限公司市场部主任杨亦斌坐在临江的久事大厦办公室里,谈话不时被一通又一通试图托关系要球票的电话打断。

久事赛事负责11月9日-16日“2008网球大师杯赛?上海”的赛事推广。2007年11月,上海久事国际赛事管理有限公司注册成立。上海久事公司出资9600万元,占80%股权;巴士股份出资2400万元,占20%股权。巴士股份的控股子公司上海新新体育文化有限公司,被整体并入久事赛事。新新体育从2002年开始负责的大师杯赛也一起并?入。

这是《华尔街日报》第一次与久事赛事合作大师杯特刊,这份特刊不仅介绍今年的大师杯赛,还慷慨地为明年上海第一届“网球大师系列赛”做推广。作为回报,久事赛事将在球场给对方一个展示位。

大师杯的名气,让久事不用发愁赞助商。“2008网球大师杯赛?上海”的赞助商中,奔驰作为ATP的赞助商,依然是首席赞助,劳力士是荣誉赞助,另有10家主要赞助商,14家指定赞助商,其中不乏希尔顿饭店、LACOSTE等上海第一次举办国际网球赛事就开始合作的赞助商。他们的签约几乎是水到渠成。杨亦斌说,他们的工作重点已经不是开发更多赞助商。

但是这样的辉煌能否持续到明年还是一个疑问。由于大师杯不能永久在同一城市举行,明年将移师伦敦,取代的是大师系列赛。

由于大师系列赛本身的吸引力不足以媲美大师杯,杨亦斌面临的问题可能将与十年前类似—无论赞助商还是观众,热情都不够。

10年前,杨亦斌四处奔波,试图销售上海喜力网球公开赛的VIP包厢时,他和他所在的新新体育处境并不比现在的美国承包商们乐观。

1998年,上海举办喜力网球公开赛,新新体育负责赛事推广。这是上海第一次举办国际性的网球赛事。但这个“第一次”,并不能保证观众一定会掏钱买票。

当时新新体育得到的数据是,上海的网球人口(即一周打一次网球的人)只有几千人。“观众不感兴趣,赞助商就不会感兴趣。”杨亦斌说,这是环环相扣的。

一个赛季有11个月,全球60多个公开赛,喜力网球公开赛的总奖金只有38万美元,和动辄奖金过千万美元的比赛相比,吸引优秀选手的可能性很小。没有知名选手,网球普及度不够,这样不受关注的比赛,如何吸引赞助商。

喜力当时正处在中国市场的推广期,因而答应成为上海第一届网球公开赛的冠名赞助商。

只是,这份合同被称为“一拖三”,即先签1年的合同,然后根据第一年的效果,决定是否续约3年。

张德培当时处在体育生命的高峰期,1997年世界排名第二。他成了新新体育短期内积聚人气的最佳选择。

张德培获得冠军。其实他在1998年的表现并不很好,仅获得两个公开赛的冠军,其中一个就是上海喜力网球公开赛。

这对新新体育而言已经足够。张德培在上海成了年轻人的偶像,当时的电视广告里总能看见张德培的洗发水广告。

两个外援—久事国际区域业务总监施成伟Charles和久事国际区域执行总监吕华勇Michael帮助新新体育少走了不少弯路。

这两个人来自国外的专业体育赛事公司,知道如何利用选手让赛事受关注,也知道如何与赞助商合作。

他们决定主攻外资公司,这些公司比中国公司更熟悉体育营销,更了解网球,更有可能松开钱袋。

陆续成为喜力公开赛赞助商的有希尔顿饭店、美国运通公司、LACOSTE、西北航空公司等,还有当时的爱立信。

喜力冠名的上海喜力公开赛举办了4届。4年下来,新新体育开始觉得有底气去考虑更高级别的赛事。

2001年,上海和悉尼、里斯本等城市竞标,获得大师杯举办资格。2002年,上海开始举办网球大师杯赛。

尽管2001年的喜力公开赛邀来了阿加西,但是大师杯赛,意味着一下子来了八个阿加西。

媒体开始主动关注网球赛。1999年,前来报名参加赛事报道的记者只有40多人。但到了大师杯,记者数量变成了几百人,饮用水的赞助商每年都抱怨赛场新闻中心的耗水量太大了。

到2006年,上海的网球人口也达到了54.5万左右,新新体育已经不需要母公司巴士集团出动大巴士,去各中学动员学生集体来看球赛。

如今这些大巴士要做的是,如何让观众可以方便地搭车去郊区新建的旗忠网球中心,这比过去的仙霞网球中心更远更偏。

观众数量的激增,给新新体育带来一个新问题,大师杯一天有4场比赛,观众可能要在球场呆上十几个小时,逢到中场休息,在这样偏僻的地方,餐饮和休闲娱乐怎么解决呢。

新元素从2005年开始成为上海网球大师杯赛指定赞助商,在现场提供餐饮服务。

这家由一位美国人和一位德国人在上海成立的餐饮连锁品牌很快就被说服。“只是第一年合作时,没想到现场有那么多人,准备的食物完全不够。”新元素集团董事Frank Rasche说。

在旗忠网球中心的外围,能看到长长的赞助商销售区,赞助商设摊吆喝时,新新体育收到了赞助费,观众打发了时间,赞助商在品牌曝光的同时还能做点销售。

大师杯本身的吸引力让赞助商不缺乏赞助意愿,新新体育要做的是,如何让赞助商觉得这笔投资的性价比很高。

海沃氏家具(Haworth)是来自美国的家具厂商,赞助上海大师杯已经3年。这是他们在上海第一次赞助体育赛事。当新新体育找到海沃氏时,这个美国家具厂商并没想好该怎么合作。

新新体育请海沃氏提供比赛期间所有工作人员使用的办公家具,为球场VIP包厢的客户设计“符合人类工程学”的座位。海沃氏主营高端家具市场,VIP包厢内的观众无疑正是海沃氏的目标客户。

今年海沃氏还负责设计大师杯的运动员休息室,在《华尔街日报》的大师杯特刊上,特意介绍了明年大师系列赛的球员休息室。这是海沃氏意料之外的收获。

去过上海网球大师杯赛现场的人,几乎都能感受到什么叫“赞助商无处不在”。就连中场休息时,吉祥物挥拍打到观众席上的球,都是用印上赞助商Logo的。

对赞助商的回报,还不仅限于比赛期间的球场。大师杯的推广活动,一般提前半年开始做推广,这些活动中的大多数,都是拉上赞助商一起做,增加赞助商曝光率。2007年,新新体育的大师杯公关活动有28场。

上海大师杯举行期间,会有一场仅限赞助商参加的高尔夫球赛,赞助商在挥杆时,顺便换张名片。“办这个高尔夫赛的目的就是给赞助商一个平台,也许他们之间也能谈成几笔生意。”杨亦斌说。

2007年久事成立时,负责F1项目的上海国际赛车场经营发展有限公司也被并入。今年F1项目和大师杯合并由久事赛事负责推广,人还是原来的人。杨亦斌依旧在5月开始一系列的推广活动。与往年略有不同的是,今年的推广中必须加入明年大师系列赛的内容。

久事赛事总经理姜澜曾经表示,大师杯赛是申办来的,不仅商业权限受限,申办成本也很高。450万美元的选手奖金,加上申办费,成本高达930万美元。获得大师系列赛永久举办权,可以省下每年的申办费。

大师杯赛,商业权益是上海和ATP一人一半。但是明年开始举办大师系列赛,所有的赞助商资源、所有的电视转播权收入,都是上海所有。作为主办方,明年的收入渠道也有所增加。

久事强调,大师杯或者明年的大师系列赛,是介于商业赛事和政府项目之间的,盈利不是唯一目的。

尽管如此,自负盈亏是一个项目能够正常运行的前提。继续保持自负盈亏需要足够的赞助商。毕竟大师系列赛的运动员有56名,鸭脖电竞网站比赛场次100场,而大师杯赛的场次不过15场。比赛规模扩大导致的成本,需要有更多的赞助商来分担。

在运动员吸引观众,观众吸引赞助商的链条上,运动员无疑是赛事的关键。而没有了大师杯,久事能否继续吸引知名运动员来到上海才是真正的难题。

对顶级运动员欠缺约束力的大师系列赛已经在酝酿改革,除了高达400万美元的总奖金额外,ATP的新赛制规定排名前50的选手都要参加大师系列赛,如果不参加会遭到罚款。

这种策略能否保证明年大师系列赛顶尖选手的出席率还不得而知。不过,久事强调,预定的56名种子选手都会参加。

全球经济不景气,上海的国际地位越来越重要,觊觎中国市场的赞助商们的热情,可能会让请大牌运动员更容易一些。

幸好久事已经有了足够的经验。大师系列赛已经提前预热。大师杯期间,球迷们会随处发现大师系列赛的“影子”。在旗忠网球中心的公众餐饮区以及参观区内,陈列了关于ATP大师系列赛的介绍和图片展览,而在现场也有上海网球大师系列赛的Logo设计比赛,并由观众为各组作品进行投票。

这些小花招能否吸引喜爱网球的观众在未来的几十年,仍然积极地在秋天去上海的郊区玩上一整天,看比赛,并以在观众席上抢一只印着赞助商Logo的T恤球为乐么?

新金温铁路温州段开建,全长188.8公里,时速200公里;建成后市民坐动车从温州到金华只需1小时,到杭州约2.5小时… [更多]

发表回复

您的电子邮箱地址不会被公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