没有最狂,只有更狂!关羽是公认的傲娇狂徒,但是竟然还有比他更狂的!勇冠三军威慑曹营的颜良,关羽评价他是“插标卖首”;宝刀不老神箭无敌的黄忠,关羽评价他时说“誓死不与老卒为伍”;就连东吴大帝孙权,关羽还愤愤地怒骂“虎女焉能嫁犬子”。在关羽的这些豪言壮语面前,其他一些人的狂言,根本算不上造次!

狂要有狂的实力,狂要有狂的资本,狂要狂出模样,狂要狂出精彩!关羽都做到了!

但是,有那么一个群体,他们的狂,要么是信口胡吹,要么是夜郎自大,他们的狂言,简直比关羽还要上一个层次。

1.人皆怕张飞,吾视之如小儿!关羽经常对曹操说,我何足道哉,我弟弟张飞,于百万军中取上将之首级,如探囊取物也。狂关羽口中唯一夸过的就是猛张飞。但是,竟然就有那么一个人,说视张飞如小儿!此人正是身兼“河北四庭柱”、“五子良将”双重身份的张郃。

张郃前中期,见了超一流武将就开溜,尤其是被赵云连续四五次教育如何做人后,养成了保命为先的人生信条。但是在瓦口关,张郃竟然坐不住了,破天荒的主动请缨,在曹洪那里领了三万精兵,要去灭张飞,还声称“此去必擒之!”结果呢,被张飞连胜数阵,最后一次,被张飞将三万人全歼,张郃自己单马逃生,最后跳下马爬山钻草逃跑了!

2.吾料此去,当挫关羽三十年之声价!白马庞德,名不虚传,但是夸下海口说要挫败关羽三十年的威名声望,可就有点夸大其词了。庞德打造了一副棺材,抬梓决死战,视死如归,确实是慨当以慷,但也像贾诩所说,有点逞血气之勇。

当时关公已经五十八岁,在两人战了一百多回合后,魏军怕庞德有失,率先鸣金收兵。庞德回到寨中后,对身边的诸位将领说,“人言关公英雄,今日方信也”,庞德此时内心的潜台词是“我之前的话全部收回”!最后庞德被关羽生擒,宁死不降,让人既敬又叹!

3.吾若不一战而生擒刘备,活捉诸葛亮,愿将首级献于帐下!敢说如此大话的,非夏侯元让不可!

徐庶投靠曹操后,夸奖了诸葛亮如何如何,夏侯惇就看不惯了,他当时还没听说过诸葛亮是何方神圣,口中一直骂着“诸葛村夫”,于是愤然辞别曹操,带大部队浩浩荡荡杀奔博望坡。

结果呢,被诸葛亮一把火烧的眉毛胡子一把抓,最后到曹操那里负荆请罪。曹操没怪他,说你下次注意点,不要急功冒进,夏侯惇说下次我还去,将功折罪,非要生擒刘备、活捉诸葛亮不可!结果下次他还真去了,又带着大部队杀奔新野,结果都知道了,又被诸葛亮烧了个胡子眉毛一把抓!

4.谁敢杀我?魏延这句话,人尽皆知!魏延的狂,是有条件的:时机不成熟,低调做人;时机到了,立马狂妄起来。

五虎将大杀四方的时候,魏延是不敢出头的,顶多敢和黄忠叫叫板,结果在黄魏争功的时候还惨被打脸。等到五虎将先后陨落,魏延就有点坐不住了,知道诸葛亮归天,魏延终于爆发了,他说过这样的话“丞相在时,我尚且惧他三分,他今已死,天下谁敢敌我”,还说过“丞相虽死,我今犹在”,看来在魏延心中,除了诸葛亮、五虎外,其他的姜维、马岱、王平、张翼等等,以及曹魏、东吴,他谁都不放在眼里。他是关羽的粉丝,他光荣的继承了关羽的优良传统!

结果大家都知道了,魏延在三军面前大叫“谁敢杀我”时,被马岱一刀砍掉了脑袋。

5.你只杀得无名下将,敢杀我么?关羽千里走单骑,简直是摧古拉朽、势如破竹。在沿途的虾兵蟹将里,恰恰里面有一位狂人,他不但藐视颜良文丑,还直接向关羽叫嚣!他就是黄河渡口的秦琪。

秦琪的舅舅,就是大名鼎鼎的蔡阳,他非常不服关羽,秦琪的上司,就是威名赫赫的夏侯惇,他严重不服关羽。受到舅舅和上司的熏陶,秦琪对关羽也是一百个不服!当关羽问秦琪,你不知道我沿途杀人吗?你觉得你比颜良文丑如何?秦琪一下子就怒了,心想你拿我和那两个弱鸡相提并论?于是口吐狂言说“你只杀得无名下将,敢杀我么?”他竟然直接纵马提刀,扑向关羽。结果呢,只一合,被关羽手起刀落斩下头来!

声明:该文观点仅代表作者本人,搜狐号系信息发布平台,搜狐仅提供信息存储空间服务。

发表回复

您的电子邮箱地址不会被公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