然而,参加赛事的一些中国青少年网球选手的家长却不像主办方这样对中国网球运动的发展充满乐观,部分选手的家长向记者表示,他们对子女打网球的前景感到茫然。

来自北京的网球小选手小杨今年12岁,已有6年球龄。据小杨的母亲李女士介绍,小杨儿时身体不好,为了锻炼身体才开始打网球的,但让人意想不到的是,小杨的网球天赋很快就表现出来,加之小杨对网球运动也非常喜爱,李女士和丈夫尽管都是工薪阶层,但还是决定不惜代价培养女儿打网球。

然而高昂的花费很快就让李女士夫妇捉襟见肘,“1年差不多得十几万元”。李女士介绍说,“教练费1小时两三百元,场地费1小时少则四五十元,多则上百元,网球、球拍、拍弦都是消耗品,经常要换,每个月至少要买1双专业网球鞋。”

李女士回忆说:“为了省钱,以前我们每个周末都带着孩子去天津训练,因为那里的场地费和教练费要比北京便宜。”

“到了去年,家里实在是支持不下去了。”李女士表示,“无奈之下,我们把孩子送进了专业队。”

出众的身体素质和技术能力使得小杨很快就成为某地方队的试训队员,地方队基本解决了小杨所有的训练和生活费用,但条件是不承担孩子的参赛费用,除非孩子能在比赛中进入前4名。

李女士觉得这个条件有些难以接受,因为小杨正处在打基础的年龄,一味地追求比赛成绩不利于孩子的成长。但李女士同时表示,想让孩子进专业队,这个条件也不得不接受。

“还好现在的比赛不算多。”李女士介绍,“1年下来参加全国范围内的比赛也不会超过10次。就算孩子都没能进入前4名,参赛费用家长也还能承担得起。”据李女士介绍,每次比赛的花费大约在3000元左右。如果孩子能打进前两名,球队承担所有费用。进入前4名的话,球队则报销一半。

“这还是国内赛事,往后要是有机会参加国际赛事,那我们可怎么办呢?”李女士说出了自己的忧虑,“现在,可能除了国家队之外,任何专业队都承担不起队员参加国际比赛的费用。但作为一名网球选手,不参加国际赛事,就无法真正成才。但不知道中国有几个家庭能负担得起孩子出国参赛的费用。”

“地方队选中我的孩子,目的并不是为了培养孩子以后去参加法网、温网等大满贯赛事,而是为了全运会或国内其他赛事作准备。但作为家长,我们还是想让孩子成为一名真正的职业网球选手。一想到这儿,我就为孩子的未来感到担忧。”李女士感叹道,“如果不是因为家里没多少钱,我们肯定不会把孩子送进专业队的。”

说到青少年网球选手的成长环境,来自河南的唐先生讲了另一件事:“我的孩子今年12岁,刚参加完全国青少年网球赛12岁组的比赛,下一步准备打14岁组。在青少年比赛中,虚报年龄的选手很多,今年赛事主办方曾对参加全国总决赛的选手查了一次骨龄,结果虚报年龄的有7人,最大的已经17岁了。”

而据记者了解,此前的全国青少年网球赛还曝出过更大的丑闻:去年14岁组冠军作为中国代表队成员,准备出国参加国际青少年网球选手交流活动时,因报名年龄与实际年龄不符被海关查出。这件事让国际网球界都知道了在中国网坛存在的“虚改年龄”的现象。

“表面上看是弄虚作假,实质上是锦标主义。我真不希望孩子在这样的氛围中走向职业生涯。”唐先生指着自己正在场上比赛的女儿说,“与乒乓球、羽毛球等中国传统强项相比,我觉得孩子打网球更有机会出头,所以替她选择了网球之路,并很早就把她送进了体校。随着近几年中国女子网球成绩攀升,更让我对孩子的未来充满信心。但中国网球运动从冷门渐成热门时,越来越多的丑恶现象也开始向青少年网球领域蔓延。”唐先生忧虑地表示,“我真担心孩子在这样的环境中能否成才,我更担心我是不是给她选错了路。”

与李女士和唐先生不同,来自北方某城市的高先生正在为1年前曾被国内媒体炒得沸沸扬扬的“彭帅(彭帅新闻彭帅说吧)单飞事件”而烦恼。

高先生的儿子小高今年13岁,是国内网球12岁~14岁年龄段中数一数二的尖子,专业人士预计,小高今后的身高将会达到1米85到1米90,他的技术能力和身体条件已具备了成为高手的潜质。

“作为一个中国网球选手,迟早要面临和彭帅相同的选择。”高先生表示,自己的孩子由于极有希望成为优秀职业选手,那么,他能不能单飞、怎样单飞的问题就变得非常现实。

高先生介绍说:“网球运动的职业化程度非常高。网球运动在国际上赛事多、奖金多、赞助多,优秀职业运动员收入丰厚。在中国,个人与集体在利益分配方面时有分歧,而目前解决分歧还基本沿用老办法。”

高先生希望看到有关部门能出台一个具体的解决办法,能永久性地解决类似彭帅单飞这样的难题。

“中国网球选手在成长时的确需要、并且也得到了国家的支持。但网球选手永远接受国家队的管理就能回报国家的支持了吗?让网球选手单飞可能更有助于实现个人和集体的双赢。”高先生表示,“假如在这方面没有相关的政策出台,我想,中国青少年网球运动员的培养过程中,他们的家庭将始终有这样一个心结无法解开。”本报北京9月3日电

发表回复

您的电子邮箱地址不会被公开。